首页 小升初 重点中学 杯赛竞赛 常见问题 小升初真题 奥数题库 教学资源 趣味乐园 一年级 二年级 三年级 四年级 五年级 六年级 小升初论坛
奥数网奥数温州站 > 小升初 > 政策新闻 > 正文

探秘浙江省最早的数学专门学校

来源:温州网 文章作者:胡毓达 洪振杰 2011-07-14 09:42:38

  1894年,中国在中日甲午战争中战败。1895年,清政府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《马关条约》。消息传开,举国哗然。从此,与全国一样,温州地区的有识之士群起寻求强国之道。在现代科学传人和维新思潮的推动下,广大有志青年普遍渴望学习西方的先进科学技术,特别是作为科技基础的数学。

  在这一时代背景下,瑞安的朴学大家孙诒让,怀着“自强之愿,莫于兴学”的信念挺身而出,从“砣石乞治经生之业”的一代经师,转变成为以努力开拓“储才兴学”为己任的教育家。他多次辞绝清廷诏召,全力投入地方教育事业。1905年,孙诒让任温(州)处(州)学务分处总理;1907年任浙江省教育总会副会长,实际上主持温州和丽水两府的教育事业。在他锐意筹划苦心经营之下,两府16县在短短两三年内,办起各级各类学校300多所,为浙南的近代教育奠定了基础。

  孙诒让倡导创办的第一所学校,就是学习数学的专门学校——瑞安学计馆。这也是浙江省最早的数学专门学校。

  九乡贤发起

  创办新学堂

  1895年冬,孙诒让带头邀请瑞安的一批士绅贤达,在瑞安东门外话桑楼召集会议,商议创办瑞安算学书院事宜。经过不下三次的协商,最后决定:

  (1)由九位发起人共同负责筹备工作;

  (2)试办瑞安算学书院,兼教中西算学;

  (3)先由民间集资创立,然后请拨官款。

  会上推举孙诒让、黄绍箕、黄绍第、项崧、周拱藻等九人为发起者。并由孙诒让起草,九人联名具禀,分别向温州署和瑞安县署申请立案。在禀文中,他们写道:“《周礼》保氏以六艺教国子,九数居其一。汉、宋以来,皆设算学,与儒业同科,称四门博士。我朝修明律数,超轶前代。钦定《数理精蕴》《仪象考成》诸书,妙契天玄,精研化本,于中西两法,垂范万年。圣泽涵濡,人文蔚起,治经之儒,皆兼治算,《周髀》《九章》,几乎家置一编……算学义理精奥,非得良师教授,索居冥搜,事倍功半;且算式繁颐,非童而习之,演数断难谙熟。现议于本邑城内,创设算学书院,挑选聪颖子弟,入院肄业……”可见,孙诒让等当时已认识到,数学是通向各门自然科学的必经之路。后来,孙诒让在“瑞安新开学计馆序”中,则更明确地提出“治诒算学,以为致用之本”的主张。

  立案奉准以后,孙诒让即亲自起草算学书院章程,计十六条;学规,计二十六条,后来一起在上海发行的《算学报》上刊载。又制订《大课规程》十则,均起草后由集体讨论决定。学规中有这样一条:“学徒学习算学外,如中外交涉事务、本国及外国时事记载及近时西人所著格致诸书,每日择简明切要者,讲示若干条,以广见闻,而裨实用。”一扫旧式书院的陈规旧习,重视自然科学,积极吸取外国先进文化知识。

  为筹措书院经费,孙诒让写信给温州道台宗源翰,以及温州知府、永嘉和瑞安知县要求赞助。宗源翰率先表示捐俸,于是其他人也各捐俸资助。绅商各界则由其他发起人分头劝募。截至年底,共收捐款一千五百零六元,开办费用去五百余元,约剩一千元作为书院日后常年基金。

  1896年阴历正月,算学书院筹备就绪。孙诒让以瑞安的明代名臣卓敬(字惟恭,瑞安仙降人,明洪武二十一年进士)精通数学,因此择定县前卓(敬)公祠为算学书院院址,以寓纪念前哲、启迪后学之意。改建后的卓公祠(地址在现瑞安市城关镇浦后街7号)占地面积212平方米。当时辟有会堂、教室、操场、自修室和阅览室等教学设施,初具新式学校规模。

  后因孙诒让认为,学校的设施和将开设的学习内容都与旧式书院大不相同,而与京师的天文算学馆和广州的实用学馆比较,虽规模有所差距,学科有繁简之别,但性质与法规相差无几,乃新式学堂。遂开会复议,决定不称“书院”,易名为“瑞安学计馆”,并托黄绍箕请张之洞题写馆名(另有一说,改名是张之洞的主张,张之洞征得创办人同意后,遂书“学计馆”三大字校名横匾)。

  1896年阴历三月初一,瑞安学计馆在瑞安城卓公祠开学。聘算学家林调梅(字和叔)任总教习(即馆长)。林氏是当地前辈算学家陈润之的得意门生。他上宗梅文鼎之学,旁通当代西方数理之义,是“精通格致”的算学家。在该馆,林氏以讲授算学课为主,“课外复讲声光电化诸学,听者讶为奇矣”。另外,还聘有助教习两位。首届招生30名,分甲、乙两班。课程除算学和理化诸门正课外,还开设有时事课等。瑞安学计馆订阅上海强学会的《时务旬刊》,编写《泰西史约》等书。并把馆中所藏书报供学生借阅,遇到疑难,由教习给予解答。

  开学不到一个月,孙诒让撰“瑞安新开学计馆序”,介绍创办学计馆的原因、目的和经过。在维新派喉舌上海《时务报》上发表,在全国影响颇大。序文中说:“……学计馆之开,专治算学,以为致用之本,盖古者小学六艺之端,而造乎其微,则步天测地,制器治兵,厥用不穷。今西人所为挟其长以雄视五洲者,盖不外乎是。”又说:“吾乡自宋元迄,惟忠毅精通历算,而未有传书,道成而后,几山项先生,菊谭陈先生始研治宣城梅氏之书,以通中西之要,迩来颖伟之士又广涉代数微积分之学,以究其精妙,盖彬彬盛矣。设馆以教,俾后生小子有所津逮,以启发其智慧,群萃以广其益,积久而通于神,则魁杰雄卓之材,或出于其间,尽人以胜天,而不以惰窳隳其志气……”